見證

“一個很偶然的機會,讓我接觸到了實用詠春功夫。它完全不同於我以前所練習的功夫,我很快融入其間,樂此不疲。這套拳術一招一式都有細緻的理論詮釋,演練起來感覺好極了。溫鑑良宗師所演繹實用詠春拳是我練習過的拳術中最富思想性的。他總是尋求革新使得整個實用詠春拳體系更趨完美。在我近25年的練武生涯中,實用詠春拳是最有效,也是最有益的實用拳藝。”

“早年我練過很多功夫:專門去日本生活練習合氣道,也獲得過幾次跆拳道的國家級和歐洲區的冠軍,以及幾次極真空手道比賽的冠軍。但我從沒遇到過比溫鑑良大師所創立的實用詠春拳更實用的自我防衛功夫體系。我以前也練過傳統詠春拳,但毫無疑問溫師父不斷演變的實用詠春拳才是最好的。”

“成年之後我練習過很多功夫,最近20多年中,我把大量時間用在了練習合氣道、柔道、中國武術,以及最近開始練習的實用詠春拳上。儘管每一種拳藝在其提倡的紀律,尊重,自我保護上有獨特的地方並有相應的在精神上和身體上的訓練,但是真正吸引我的是兼具了實用性和科學性的實用詠春拳。 “實用詠春拳最重視技巧,用科學視角去看待自我防衛,每一招每一式都分拆到最經濟最有效的動作,但又不違背傳統詠春藝術的精神。它具有毋庸置疑的實用性趣味性,讓我全情投入並會一直堅持。對於那些正在尋求以最快途徑獲得自我防衛能力的人們而言,實用詠春拳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

“促使我開始練習詠春的不僅在於溫鑑良宗師的盛譽,還在於詠春拳給我帶來與我過去30年來從事過的運動完全不同的體驗。一直以來我都在尋找一種新的方法,以提高我在網球場裡場外的能力技術,實用詠春讓我驚喜。我一直在參加國際水平的網球競技比賽,所以一直最重視短期成績(比賽好名次和排名)。但實用詠春拳卻是以對人體的長期受益為目標的,對我而言這很新鮮。”
“ 在香港拳館,溫鑑良師父和佩儀對我進行了幾週的私人指導,讓我掌握許多詠春拳的基本動作理念,例如如何平衡、放鬆身體,以及如何發力等等。這既有益於我的網球事業,同樣對我的職業生涯的某些方面也有促進作用。我期待能在香港跟隨溫鑑良宗師多學幾年!同時向各行各業無論是否想練或練過的人們推薦實用詠春拳。”

“溫師傅的詠春拳是在重視傳統的基礎上向能實際應用的方向提高了。我確信溫師傅是非常少有的有真功夫的武學家之一。世界上的武學家和功夫理論家都應該研究溫師傅的功夫系統。

我在香港發現了寶藏– 我推薦來香港的人,自己去看看、體驗和學習溫師傅的實用詠春拳。 ”

石島良一
倉田 保昭賞 受賞
空手道全國大會 組み手 準優勝
現在倉田保昭空手道館インストラクター

“溫師父の詠春拳は、伝統を重んじながら、実際に、使えるように整理されており、數少ない本物の師父であると私は確信しています。
世界中の、武術家、武道家が學ぶべきシステムであると思います。 ”

“香港で見つけた寶物です。
もし香港に訪れることがあれば、是非訪れて、オン・カーリョン実用詠春拳のシステムにふれることをおすすめします! ”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從小對武術很著迷,但年輕時候的興趣點主要是在空手道、合氣道,以及跆拳道等非中華傳統武術。因為在我印像中,中國功夫基本上是不太實用的,是比較適合在舞台上表演的。然而,我的想法錯了。溫大師以其高超的詠春拳藝證明我的想法錯得很厲害。當我第一次遇到溫大師,是我逗留在香港為準備哈佛大學碩士論文作資料蒐集的期間,趁機向鼎鼎大名的溫鑑良大師討教其武學心得。老實說,我當時並沒有抱著很大的期望,但當我只跟溫大師上了第一次私人課之後,我感到我過去20多年的練武經驗都差不多變得毫無意義。溫大師創新的實用詠春拳是一套嚴格遵循詠春拳基本原理又不斷演進的實用武學系統。實用詠春的拳理給了我很大的思考空間,並讓我透過研習詠春把個人的品格及素質得到提升。實用詠春拳不但加強了我的自衛能力,它更讓我培養出更正面,更積極的人生觀。我現在已把推廣溫大師的實用詠春拳作為自己的終生事業,全身投入。我希望有更多人有機會體驗到實用詠春拳給我們帶來的好處。”

 

 

我決定讓我的孩子們也學習詠春其實有很多原因


今天的孩子們,集中力不夠, 非常心散, 為何?

每天的電視節目,不同種類的電腦遊戲, iPad等等…..所有也是另他們分心的起源

不論是在西方或是在亞洲長大的孩子似乎也漸漸學習到越來越少,實現的理想也越來越少了。


詠春能為我的孩子提供訓練體能的機會和保護自身安全的能力,使他們成為一個更有自信的人,並令他們學習更專注。

在他們學習詠春之後, 我發覺他們在學校的工課得到改善,而且也注意到他們比從前處事更成熟,現在他們的信心水平也得到提高。

 

我本人和妻子也是外籍人仕,我們在家裡一直只說英語,但我們的孩子通過學習詠春拳能夠理解和欣賞東方的文化,並且得到啟發,也開始學習成為一個精通粵語和普通話的年輕人。雖然我們認為這不算是什麼小壯舉,但現今社會確實有很多像他們同年齡的孩子正在很吃力和艱苦地學習一種新語言。

 

令人吃驚的是我們一家人去澳洲和當地一些土生土長的中國孩子玩樂時, 由於他們在當地長大從小也只會說英語所以不懂粵語和普通話也不足為奇,但當我和他們的父親交談時看到我們的孩子竟然能用中文與他交談的時候, 對方也感到非常驚訝,畢竟我們是西方人作為父親的我也非常高興.   這一切,我知道其實也是通過學習詠春拳而得來的。